网上牌九

2019-01-27 05:39:50 来源: 苹果官方网站

  “怎么还没回来!难道晚点了?”1月24日凌晨两点钟,望着熟睡的女儿,刘长春心里嘀咕着。

  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公司银川客运段,刘长春和史佳这对90后夫妻,同时守候在女儿身边的时间,从一方退乘后的1时30分开始,到另一方8时出门上班,只有日出前的6小时30分钟。这样的短暂相聚,每3天才有一次。

  女儿果果早已从爷爷奶奶的口中记熟了爸爸妈妈出现的规律:“爸爸回来了,妈妈就走了;妈妈回来了,爸爸就走了。”抬头望了一眼墙上的婚纱照,刘长春的思绪飘得很远。2012年,大学毕业,刘长春留在了长沙,她却因为专业原因到了银川。离开长沙的那天,她哭了:“长沙到银川,2077公里,这么远的距离,走着走着可能就散了。”

  史佳成了一名列车乘务员,在银川至上海K359次列车2292公里铁道线上每四天一个往返,无休止地迎送着归家的游子,却怎么也到不了他的方向。而他,则成为长沙城市轨道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名站务员,每天都面对着无以计数的乘车旅客,却怎么也看不见她的身影。唯一令他们欣慰的,是每隔两个月,史佳就和同事换班,利用积攒下来的八天休息时间去长沙和他相聚。

  相恋第七年,刘长春放弃了铁饭碗,扛着行李箱来到了银川。他对她说:“从今以后,我和这箱行李都属于你!”后来,他成为一名劳务派遣工、一名普普通通的乘务员。他们值乘的银川至上海K1332次列车终到银川23时58分,退乘回家已是凌晨1时30分,而每一次,不论谁在家,都会一直等对方回来,在浓浓的夜色中聊一聊这趟运输任务中的事儿,叮咛几句家里的话。

  “佳姐,这趟车我将粗心旅客落在车上的钱包完璧归赵,人家送了锦旗感谢我!”

  “春哥,果果想让爸爸陪她去游乐场,记得抽空陪她玩一会儿!”

  在各自的班组,他和她经受着同事们异口同声的调侃:“家里的交接本写好了吗?”“果果这星期又去哪里玩啊?”

  提起果果,史佳的眼眶湿润了。因为特殊的责任,无法时刻陪伴在女儿身边,在孩子四年的成长中,刘长春和史佳缺席了一年半。

  凌晨3点,史佳终于退乘了,在单位大院里,刘长春接过史佳的乘务包,给了她一个深情的拥抱,疾步向家的方向走去。5小时30分钟后,刘长春手捧着妻子递过来的早餐,急匆匆地奔向了属于他的战场。

  这个春节,刘长春和史佳将会调到一个班组工作。“我们依旧见不着面,她在广播室,我在软卧车,在路上的三天,我们只能在她机休的时候见一次面,但是对我来说,能够在一列车上,一起为中国人的春节贡献自己的力量,我觉得很幸福。”刘长春说。

  (光明日报记者 王建宏 光明日报通讯员 李丽霞)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01月26日 03版)

{td_xwnr1}
责编:苹果官方网站

推荐阅读

加载更多